精华都市言情 《鑑寶神瞳》-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決勝時候,打敗暹羅巫術展示

鑑寶神瞳
小說推薦鑑寶神瞳鉴宝神瞳
何林这个时候跟郭怜花的距离只有一掌之隔,
如果只要有一个不小心,那何林就直接就是透心儿凉的下场!
不得不说,何林这做法还真是艺高人胆大!
“咯咯咯——!好玩儿!!”
身后被阴煞之气附体的郭怜花一声阴笑响起,一爪就照着何林 背心捞去。
哗啦——!
一爪下去,何林背后的衣物顿时被掏出数到抓痕来。
何林此刻心头也是一紧,忍着背后生疼的同时,赶忙又略微提升几分速度,
在拉开了跟郭怜花的距离之后,何林又再次试探性的放慢几分速度,
果不其然,被阴煞之气附体的郭怜花就跟小孩儿似的又是一爪朝着何林后背挠去!
数到比刚才略浅的抓痕,又出现在了何林背部。
“咯咯咯,好玩儿,好玩儿!”
郭怜花又是一阵阴笑,在何林身后 咯咯直笑。
何林这个时候却是神色严肃,精神也是格外的集中。
因为在前方不远处就已经是他所布置的那两张三星符篆的位置!
何林眼看着自己跟那布置符篆的位置越来越近,他又是缓缓放慢自己的速度,
他刚才不断放慢速度,又提升速度,
不断的测试距离,就是为的这个时候!
就在隐约着感到自己跟身后郭怜花距离差不多的时候,何林直直就就冲着地上那两张三星符篆的位置就跑了过去!
“咯咯咯——!跑啊!我要抓住你啦!要抓住你啦!!”
身后被阴煞之气附体的郭怜花还在不断的鬼叫着。
那声音感觉就在你的耳背后面一样,
如果是心态不坚的人的话,可能直接就被这尖叫声整崩溃了!
“就是现在!”
眼看着何林就要装上贴符篆的地方时,他脚下猛的一拐,整个人就朝着旁边闪了过去。
何林这时闪开了,可是跟他仅有一爪之隔的郭怜花却是刹不住脚下力道。
一下子就自己扑到了那两张三星符篆上面!
滋滋滋——!!
顿时那两张符篆粘到郭怜花手掌上就开始无火自燃起来。
这滋滋的炙烤声显得格外刺耳!
“啊——!啊啊——!!”
紧接着,被阴煞之气所附身的郭怜花顿时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何林立刻停下脚步,转头凝神朝着身后望去。
他可以分明的看见,跟郭怜花身体完全重合的阴煞之气这个时候正肉眼可见的跟符篆互相抵消了起来。
“好玩吧?还有更好玩儿的!”
何林眼中精光一闪。
他心头清楚,光凭这两张三星符篆想要将郭怜花整个身体内阴煞之气去除是不可能的事。
于是,趁着那股子 阴煞之气此刻正被两枚三星符篆所纠缠分神的时候,
何林直接将身后的窗帘布一扯!
然后把手指伸到嘴里一咬,鲜血顿时从指尖涌了出来。
正所谓十指连心,指尖血功效跟心头血功效差不多。
均是为人体五行当中属火的精血!
而且,何林这血可不是一般的人血。
此刻何林心头暗自运转体内仅存的灵气,阵阵灵气瞬间浸染到了血液当中。
只见何林手上一阵手法宛转,
双子恋心
眨眼间,他竟是直接用自己鲜血就撰写出了一道约莫一米五左右的巨型符篆!
而且,这符篆还是四星符篆!
“行了,我给你个好玩儿的!”
何林二话不说,扯着刚画好的符篆,
就朝着还被两枚三星符篆分神的郭怜花身上就是一套!
紧接着,手中法诀一捏:“赦令:“天煞驱除,无法付诸……!!””
随着他口中法诀捻出 ,那一张巨型 四星符篆的威力更是被发挥到了极致!
滋滋——!!
再婚蜜爱:帝少请克制
顿时整个巨型四星符篆包裹着郭怜花娇小的身躯,顿时灼烧声大作!
“啊啊啊——!!痛,好痛!!”
伴随着一阵阵刺耳的叫喊声,符篆包裹下的郭怜花挣扎动静越来越弱。
最后整个人噗通一声,直接就倒在了 地上。
何林凝神望去,只见在符篆包裹当中的郭怜花体内阴煞之气已经是被灼烧全无!
不得不说,这用何林灵气精血所撰写的四星巨型符篆果然厉害,
眨眼之间,直接竟是将那诡异阴煞之气消灭殆尽!
“呸,我叫你还好玩儿!”
何林这个时候心头才松了口气,低骂一声后上前将缠绕这郭怜花身体的符篆取掉。
这个时候郭怜花本人已经昏迷过去,但是只是因为力竭晕过去了而已,并无大碍。
也就在何林将那一股子阴煞之气尽数焚灭的时候,
远在别墅十来米草圃当中的暹罗巫师披拉,整个人就是一抽搐。
双目猛地一瞪,
噗嗤——!
一口鲜血就从嘴里喷了出来。
“这,这怎么可能!!”
他一双眼睛尽是不可置信和绝望之色,之前那股癫狂早已经是烟消云散:“我,我的小鬼术……竟,竟然直接就被破解了!”
仙墓 七月雪仙人
“不,不行,必须赶紧,赶紧走!”
披拉一脸惨白,战战兢兢的就想起身逃走。
可是,还没有等他站起一半,
披拉双腿就是一软,啪嗒一声,整个人就又跌坐到了地上。
很显然,他刚才施法所消耗的精神力量,以及浑身的刀伤在浸了雨水之后,已经让他整个人虚弱无比。
眼下即便是简单的走路,也成了问题!
“该,该死……”
披拉颤抖着已经有些发乌的嘴唇,仍然有些不甘心的叫骂道:“为,为什么……那,那屋子里面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竟然能够比我这暹罗国第一巫术师还厉害。”
“我, 我不服,不服……”
一边念叨着,他一边转头就 朝着自己身前瓷罐望去:“宝,宝贝,你是不是也不……”
可是还没有等披拉把话说完,他整个人就是一愣,
瞬间僵在了原地!
只见这个时候那瓷罐中的乌紫色皮肤婴儿,不知道何时已经将 脑袋全部抬了起来。
双目翻白,用着一双怨毒的死鱼眼直勾勾的瞪着披拉呢!
“不,不要!!!”
披拉嘴唇一颤,眼中满是惊慌:“宝,宝贝儿,这不是我,不是我……”
但还没有等他把话说完,
他就双眼一鼓,脖子一紧,
就好像被一双无形的手掐住了脖子一般,
不能呼吸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