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大宋狂醫 線上看-第287章 難道你不該道歉嗎?分享

大宋狂醫
小說推薦大宋狂醫大宋狂医
珠珠公主顿时语塞,她知道她的父皇,越王,太子都非常喜欢眼前这位武松,他又是官居高位的从一品太子太保。
珠珠公主可不是宋徽宗最宠爱的公主,因为宋徽宗的子女太多了,光是女儿就有三十多个,她不过是其中一个而已,一年到头也难得见到父亲一面。
要用这件事去告武松的黑状成功不大,她也不想用这件事去告,那会让父亲认为她没事找事。
这么多人在场听着,也的确是她自己说的让武松随便写,武松只写了一句,也不好说他是故意欺负。
狠狠的瞪了武松一眼,随即又说道:“你给檀香郡主写的诗都充满灵气,跟我写的东倒西歪,看上去小学童都比你写的好,你这不是故意敷衍我吗?”
四周的人顿时也立刻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是呀,这字真的启蒙学童也不过如此。”
“这小子故意敷衍珠珠公主的。”
“还是什么古今第一书法名家,自吹的吧。”
“我不相信当今圣上居然会看上这样的字,笑死人了。”
武松叹了口气对珠珠公主说道:“我没有力气,写不出好字,你非要逼我写,我写的不好你又笑我,你到底要怎么样?”
“我不要怎么样,我只要你给我写一副像檀香郡主那样的字,否则我不会罢休的,我一定会把这件事告诉我母后,有机会我还会告诉父皇。”
她简直就像一个被溺爱惯了的孩子。
这时,太子赵恒终于摆脱了那一堆女人的纠缠,发现这边武松被珠珠公主和一大帮人围着,而且似乎对武松态度不善。
不如吃了一惊,赶紧走了过来说道:“怎么回事?”
众人赶紧各自分开。
而这时越王赵偲和她女儿檀香公主也看到了武松,赶紧也都过来了。
檀香公主欣喜的对武松招呼说道:“二郎哥哥,你也来了。”
看见檀香公主,珠珠公主冷笑,用手拍了拍武松写的那幅字对檀香公主说道:“你告诉我,武松的字什么地方有仙气?我怎么半点都看不出来?怎么跟小学童写的一样?”
夢境橋 小說
檀香公主愣了一下,走过去仔细一看,武松这幅字果然写的东倒西歪,而且全无灵气。
不由有些诧异,说道:“这真的是二郎哥哥写的?”
李家老店 小說
“当然是,当着我们的面写的,而且还故意写了这一句来羞辱我。”
赵偲忙赔笑说道:“不会吧,武大人可不是那种人,定然有什么误会。”
檀香郡主说道:“这首诗是木兰诗,二郎哥哥肯定是夸你有替父从军的雄心壮志。
如今金国势力越来越大,已经席卷着大半个辽朝,对我大宋虎视眈眈,国家正处于多事之秋。
武松哥哥想用这首词来励志,希望珠珠郡主能像花木兰一样为国尽忠,我觉得写的挺好啊!
只是武松哥哥没写完罢了,对吧?要不然怎么会留下这么多空白?他要光写这一句,没必要留这么多空的地方呀。”
武松有些诧异,望向檀香郡主,她还真是兰心蕙质,居然能够想到跟自己一样的解释这件事的思路,难道这就是心有灵犀吗?
其实武松还真是故意写这样一句来杀一杀这珠珠公主的嚣张气焰的,而且已经想好了后面该怎么脱身。
没想到自己想的办法居然跟檀香郡主一模一样,这让武松不由对檀香郡主又多看了一眼。
上次在应天府只顾征讨方腊,檀香郡主大老远的跑到应天府来跟自己相会却没机会在一起,回到京城似乎也没机会见面。
自己也不好意思跑到人家家里去拜访一位郡主,屈指可数的几次见面机会居然能够心有灵犀,这还真让武松感觉到有些意外。
当下武松点头说道:“檀香郡主说的再对也没有了,我的确是因为受寒写不了字,所以先写了这么一句,等到我手恢复之后再写剩下的也就是了。”
大地产商 小说
武松当然只是个借口,后面会不会替她写这幅字还得看她的表现,若她继续如此嚣张跋扈,武松当然不会替她把剩下的字写出来的。
我的叔叔是男神
珠珠公主很生气,撅着嘴说道:“就算你能自圆其说不是故意贬低我,那你说为什么给她写的那首诗写的那么好,充满灵气,为什么给我写的却半点灵气都没有,你这不是故意看不起我吗?”
檀香郡主不由俏脸一红。
武松给她写的那首诗的确是充满灵气,看上去就让人觉得如沐春风,飘飘欲仙的感觉。
可是这幅字若不是这么多人都证明武松刚才当众写的,她都怀疑应该是有人代笔,武松怎么可能写出这么难看的字?的确也毫无灵气可言。
这下子连她都找不到借口来替武松圆谎了,有些担忧的望向武松。
珠珠公主也叉着腰,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对武松说道:“这件事你不给我一个好的解释,我同样不会善罢甘休。”
太子皱了皱眉,说道:“珠珠,这件事不能怪武松,他受寒了,写不出最顶尖的字,要不等他好了之后,我让他给你写两幅字好不好?”
太子亲自做和事佬要给武松台阶下,按理说珠珠公主应该知足了,借坡下驴。
可是这么多人面前武松写了这样一句诗分明羞辱她,同时还半点灵气都没有,东倒西歪。
不少人看着她的眼神都带着戏谑,似乎在嘲笑她,你是公主又怎么样?人家一个土鳖依旧不把你看在眼中,给你写出来的字就跟小学童的字一样。
亏得你还准备好了笔墨纸砚巴巴的在这等,那又如何?一样当众打你的脸,你还一点办法都没有。
所以珠珠公主刁蛮任性的性格上来了,她对太子说道:“太子哥哥,你不用替他说情,今天他必须给我一个解释,如果我不能满意,他就要给我赔礼道歉。”
太子有些无可奈何,因为这位珠珠公主是他所有姐妹中最不讲道理的一个,也是最刁蛮任性的一个,连他这位太子都有些头疼。
父皇不太喜欢她,但父皇身性仁厚,所以也懒得训斥她,宁可躲着她。
太子无奈的望向武松,一脸为难,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
如果珠珠公主执意让武松道歉,他也没办法了,因为武松这件事的确做的有点过。
越王也很有些难看,低声对武松说道:“要不随便道个歉,反正这里的人也不会把这件事传出去的。”
武松笑了笑,望向珠珠公主:“我为什么要道歉?你觉得我什么地方做的不对?”
“你故意只写这一句而且毫无间架结构也就罢了,还一点灵气都没有。
你这就是纯粹敷衍了事,不把我珠珠看在眼中,难道你不该道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