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離婚後,全網黑頂流回家當億萬團寵笔趣-第四十九章 發錯消息熱推

離婚後,全網黑頂流回家當億萬團寵
小說推薦離婚後,全網黑頂流回家當億萬團寵离婚后,全网黑顶流回家当亿万团宠
半个小时后,梁锦做完检查出来,人仍旧没醒。
江隐立即凑过去,焦急问:“医生,她怎么样?”
“放心,没什么大事,就是中了点哑药,送来的及时,没有伤到胎儿。”
闻言,江隐才松了一口气。
万古最强宗 江湖再见
把梁锦送进病房,江隐没有任何停顿,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梁敬臣。
刚刚趁着梁锦做检查的间隙,他已经查到了和司寒云打架的那个人是谁。
祁闻,祁家小少爷。
而祁闻的目标明显是梁锦。
祁家背景大,江隐没有那个把握能够护住梁锦,所以必须告诉梁敬臣。
“你说祁闻回国了!”
梁敬臣惊讶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嗯。”
江隐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并没有追问梁锦和祁闻之间有什么事。
梁敬臣匆匆嘱咐道:“你看着小锦,别让祁闻靠近她,我马上回国。”
“好。”
江隐看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梁锦,叹了口气。
可惜了,没有遇到奥尔先生。
江隐守着梁锦,门外还有保镖,可即使如此,他也不敢放松。
梁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她思绪有些迟钝。
“醒了。”
梁锦扭头,看到江隐坐在她床边,手里的手机刚息屏,那一秒她看到了熟悉的字眼。
祁闻……
一下,梁锦变得紧张,急忙撑着坐起来,摸着自己小腹。
想开口说话,却发现喉咙疼的厉害,她眉头一下皱起,眼神迫切,手指着自己小腹。
江隐看懂了,立即解释道:“孩子还在,没什么问题。”
“你别说话,医生说你中了哑药,得修养一段时间。”
一边说着,江隐一边倒了杯水递过来。
闻言,梁锦悬着的心才落下。
谋婚娇妻赖上你
江隐把她扶起来一些,将杯子递到她嘴边。
温热的水淌进喉咙里,缓解了一些干涩痛感,梁锦的脑子也一点点恢复运转。
她看了眼江隐手里的手机,后者立马明白,找到她的手机递过来。
梁锦打了一行字。
后来怎么了?
江隐回道:“我过去的时候,只看到司寒云和祁闻已经打起来,无暇顾及你,我就带你离开了。”
梁锦点点头,又问:祁闻的事情你告诉大哥了吗?
“我刚说了,他说他很快回来。”
梁锦的心这才彻底放下来,半躺在床上,肚子却咕咕叫起。
好饿……
梁锦扭头看向江隐,眨巴眨巴眼睛,指了指自己肚子。
江隐莫名觉得梁锦现在有些可爱,笑道:“我叫人去给你买饭,等会儿。”
梁锦点头,心里想着祁闻的事情。
六年前,她十九岁,祁闻说对她一见钟情。
可那个时候她真的不记得在哪里见过祁闻,更别提一见钟情了。
一想到这四个字梁锦就觉得浑身发毛,尤其是昨晚祁闻给她下药,要带去她堕胎!
手不自觉抚上小腹,梁锦不免庆幸,幸好遇到了司寒云,否则……
可,司寒云居然会救她,这是梁锦意想不到的。
越想,脑子越乱。
等保镖买饭回来,梁锦随便吃了点,就午睡休息了。
睡的并不安稳,她被病房外的嘈杂吵醒,还能听到她的名字。
“梁锦,梁锦!”
她揉了揉酸胀的额角,撑着坐起来,听清了门外是什么声音,只觉得浑身血液一下变得冰凉。
祁闻!
他找到这里来了!
(C97) Message
“梁锦,赶紧出来,你不出来我就不走了。”
此时,祁闻拄着拐杖站在门外,左手骨折打着石膏,吊在脖子上。脸上有淤青,嘴角也破了。
可即使如此,他也没有任何狼狈,反而更是添了几分痞气,犹如hei帮老大。
“祁先生,请你马上离开,不要打扰梁小姐。”保镖语气强硬。
祁闻闻言,斜了一眼说话的人,轻笑一声,“怎么,觉得我现在吊着手臂瘸着腿,你就能打得过我了?”
这话,听得梁锦头皮发麻。
祁闻有多疯她知道,只要他想,他能豁出命去!
梁锦立即摸到手机,问江隐去了哪里,可是他一直没有回复,不禁让梁锦更加焦急。
门外的祁闻像是知道梁锦醒了一般,悠悠开口:“梁锦,不用找了,江隐被我支走了。”
随即,他话音一转:“你不想打胎,那我也不逼你,我对你一见钟情你知道吧,我要追求你。”
他语气是那么认真,严肃。
梁锦只觉得浑身汗毛一下竖起,急忙掀开被子,慌不择路躲进卫生间,先给梁敬臣打了个电话,很快挂断,抖着手给他发消息。
——大哥,祁闻在医院堵我,江隐被他支走了,还有谁能压住祁闻?
她喉咙哑了,打电话无济于事,只能这样引起梁敬臣注意,让他看到消息。
另一边,司寒云看着突然冒出来的消息,愣了一下。
“梁锦”的名字闪烁了一下,很快暗下去。
屏幕里,安安静静的躺着一句话。
司寒云挑眉,发错了?
他手指上滑,把消息滑掉。
这时,一串脚步声响起,紧接着是司老太太愤怒又心疼的声音。
“多大的人了,还打架,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是越活越回去了你!”

祁闻骨折,瘸腿,司寒云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同样骨折,只不过是腿部骨折,身上的大小淤青伤口也是数不胜数。
昨晚,祁闻是发了狠的想杀他,招招致命!
要不是后来大家都过来了,合力拉住了疯魔的祁闻,估计他们真能生生耗死对方。
“奶奶,我没事。”
老太太冷哼一声,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司寒云,冷声问:“怎么会打起来?司家现在这个关头,有多……”
“因为梁锦。”
一句话,老太太声音戛然而止。
再开口,声音染上了一丝担忧:“小锦怎么了?”
听着些前后变化,司寒云无奈的捏了捏眉心,“祁闻给她下药,带她去打胎,被我拦下来了。”
老太太面色惊诧,好一会儿才缓过来:“那你为什么要拦?寒云啊,你是不是……”
“不是。”司寒云打断了老太太。
他叹了口气:“奶奶,你别多想,换做旁人,我也会救。”
“真的是这样吗?”
老太太不信,司家现在是什么情况司寒云比谁都清楚,这一架可是把司家架在火上烤,彻底成了京都的笑话。
司寒云手骤然收紧,没有回话。
他当然知道司家现在是什么情况,可当时也不知道是着了什么魔,就这么拦住了祁闻。